您好,欢迎访问北京研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010-58731596

全国咨询热线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通知资讯 >

这家企业老板长期骚扰一女明星 还索赔1300万 法院:突破道德底线

更新时间:2020-06-14

6月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女明星代文雯和前公司霍尔果斯达达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达达影视公司”)解约成功。公开资料显示,1996年出生的代文雯此前为达达影视旗下女演员,于201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出演《庆余年》中沈婉儿、《射雕英雄传》中华筝、《娘道》等多部热播剧知名角色。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曾在一审判决认定,“达达影视公司法定代表人聂某长期骚扰代文雯构成根本违约。” 案件判决书中显示,聂某的骚扰自2017年8月至12月,后据龙口市心理康复医院出具《诊断书》,代文雯被诊断为抑郁症。“代某患抑郁症与聂某的骚扰行为有因果关系,骚扰行为的实施者聂某系达达影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控股股东,其行为必然对《演员经纪合同》的履行造成影响。”

此外,一审法院强调,聂某系有家庭之人,应具有基本的家庭责任意识,其对婚外异性展开持续追求并最终演变成骚扰的行为突破道德底线,其行为不利于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一审法院对其相关行为予以谴责。与此同时,达达影视公司未安排代某出演由达达影视公司参与投资的影视项目也构成根本违约。

针对与代文雯合同纠纷一事,时间财经多次拨打达达影视、达达天津公司天眼查等平台联系电话,截至发稿并未接通。

在与达达影视公司签订合同后,代文雯除换上抑郁症以外,还因拍忙于演艺事业旷课受到中央戏剧学院记过处分。据中央戏剧学院综合教务管理系统显示,代文雯必修的《主持节目赏析(二)》出勤1学时,早退1学时,旷课35学时。2017年10月17日,中央戏剧学院给予代文雯同学记过处分等。对此,代文雯在解约合同中表示“因达达影视公司密集的工作安排与学业冲突”。

裁判文书显示,2016年9月1日,达达影视公司与代文雯签订《演员经纪合同》,合同分三个阶段,2024年8月31日截止。在这三个合同阶段,达达影视公司与代文雯双方分配净收益的比例分别为6:4,5:5,3:7。

2018年4月14日,代文雯向达达影视公司发出《解约通知函》,理由为达达影视公司未按合同约定,为代文雯每一周年至少出演一部由达达影视公司参与投资的影视项目女二号及女二号以上角色等。

但达达影视公司予以否认,并表示代文雯是因对《演员经纪合同》约定分成比例不满等原因提出解约,其解约行为构成违约。彼时,达达影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提出要求代文雯继续履行与达达影视公司签订的《演员经纪合同》。此外要求代文雯支付违约金、退还达达影视公司垫付费用、支付预期利益共计1293.93万元。但一审法院对达达影视公司全部诉求予以驳回。

随后,达达影视公司因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在二审诉讼理由中,达达影视还认为代文雯与公司法人聂巍“私人感情一直是相互互动的状况。”且代文雯在所谓患抑郁症后,仍违约参加大量演出活动,未受影响。

二审期间,达达影视公司主张聂巍并未骚扰代某并致其患抑郁症,二人私人感情并未影响合同履行。此外,达达影视公司申请作为聂巍妻子、达达影视公司创始人之一的陈静出庭作证,陈静表示“代某是利用半推半就、欲擒故纵的方式造成了暧昧”。不过,二审法院以陈静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并未采纳其证词。

此外,达达影视公司还表示代文雯提供微信聊天记录存在删减为由否认上述情况,但二审中达达影视公司及聂巍均未提交聂巍持有相应聊天记录予以证明。此前,代文雯提供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在代某明确表示拒绝的情况下,聂某仍然通过微信表示如果代某谈了男朋友,其会不遗余力想办法毁了代某的男朋友等过激言论。”目前,该案已审结,二审维持原判,代文雯解约成功,无需支付达达影视公司赔偿。

天眼查显示,霍尔果斯达达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法人和控股股东均为聂巍。聂巍名下有6家公司,除达达影视以外,他曾在北京网联星空广告有限公司(下称“网联星空”)、金棕(天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担任法人。其中,网恋星空涉多起诉讼,曾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目前该公司已被注销。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6年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因与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一案,网恋星空成为被执行人,并被要求给付安投融人民币16.89万元,彼时,聂巍为网恋星空法人代表和总经理。

案件执行过程中,在法院向网恋星空发出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责令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网恋星空一直未履行付款义务。经查证,被执行人网恋星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车辆、房产登记信息,后法院将网恋星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此外,网恋星空还曾与世纪佳缘网经营商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下称“花千树公司”)存在合同纠纷,双方签订活动《合作合同》事宜合同,在花千树公司举证履行了合同义务后,聂巍主张其提供的网页打印件不能证明实际举办了活动,且举证花千树公司举办活动没有达到预期的广告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审理过程中,网联星空公司未经清算被注销,因聂巍、陈杰为网联星空公司股东,后法院依法追加两人为此案被告。经法院审理,聂巍、陈杰被判赔偿花千树公司合同款、违约金一共14.5万元。

不过,达达影视公司也曾因与上海吕赢影视文化工作室间委托创作合同纠纷,双方对簿公堂。目前聂巍旗下网联星空、金棕(天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均以注销。(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联系电话

010-5873159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