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研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010-58731596

全国咨询热线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通知资讯 >

「艺惠藏」山水画写生中,笔墨语言都是来自画家对自然山水的探索

更新时间:2020-06-24

人至山水处,寄情山水间。山为静,水为动;山为情,水为性;动静互生阴阳,天性净化心灵;山水可涤躁心与凝静气,从而洗心养身。天地之美寓于生命,真正的美必合乎自然造化,如山川草木蓬勃风茂,似物外生机充满勃郁,内存坚毅,质朴无华,超然大度。

潘文良以墨为主点以淡绿,在传统章法与布局下,横竖有力的皴搽,给山石力能扛鼎的视觉感,点叶法写出的几棵松树,有横插苍穹舍我其谁的气势,千岩竞秀,妙笔神逸的山水气韵生动,画面布局的块垒相间,彰显自然的远大寥廓。远山归人如淡淡涟漪,层层推进的水晕墨章百妙具臻。可谓:“竖画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远。”暗示的是画家心灵世界的无边无际,给人的感受是极观念的、极形式的大气磅礴,也是极具哲学意味的“道法自然”。

山水画写生是绘画艺术的重要课题,也是中国山水画家的基本功。陆俨少在《山水画的变法》中说:“山水画传统技法,都是前人在大自然中观察提炼而成,不是靠某一个人而是积累多少人的智慧和创造实践,才有今天这样丰富的传统技法。我们不能靠一个人从无到有白手起家,所以必须学习传统。”

在山水画写生中,所有的笔墨语言都是来自画家对自然山水的探索,他们通过对大自然的观照、体悟后将其精准提炼出来。例如郭熙自创了卷云皴与蟹爪法,对后世影响颇大。

他的作品《早春图》中千岩层叠,云气磅礴,画中早春景色千姿百态,虽繁复却井然有序。还有巨然的长披麻皴、董源的短披麻皴、沈周的小钉头皴、倪云林的折带皴、米芾的米点皴等都是对大自然语言的概括。这些笔墨语言并不是自然中真实的笔墨语言,而是古人通过写生探索概括出来的,源于自然又不同于自然。这也正说明了传统的笔墨语言是在大自然的基础之上产生的,是与自然物象结合后呈现出来的,同时也体现了师法自然之道。

笔墨是中国画的主要造型特征,也是关于物象和传情达意的绘画艺术技巧。个时期的绘画其时代气息是不相同的,笔墨风格也是各异的。画家在创作作品过程中通过笔墨技巧的运用能彰显画家的功力技巧、思想情怀、精神气质、风格样式与文化修养。

笔墨是山水画主要的表现形式,也是重要的审美标准。我们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同时如何将其融入写生与创作中便成为山水画艺术探索的重点。黄宾虹曾说:“写生之能得山川之骨,欲得山川之气,还得闭目沉思,非领略其精神不可。”深以为此。有人面对自然景象无从下笔,或是画面凌乱,见什么画什么。

一是画面把控和整合能力不足,欠缺对景象的取舍。二是功力不到,山石、树木的皴法和安排缺少规律。偶尔有佳处竟是意外获得,偶然为之,不能从根本上得其法。笔墨是山水画家创作的载体,是表现山水大美的一种语言符号,笔墨技巧的训练需要长期总结古人的技法加上自己在写生中的领会,画要笔笔写出,笔与墨合,虚与实相生,墨韵才能生动,气韵中含有古意。#艺惠藏#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联系电话

010-5873159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