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北京研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010-58731596

全国咨询热线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通知资讯 >

《机械师》跳出精神分裂片的惯用伎俩,它是如何将观众带入圈套的

更新时间:2020-03-14

影片跳出精神分裂片惯用的剧情讲述,采用了一种用叙述者的想象空间为主的方式,将观众一步一步落入圈套之中,影片由克里斯蒂安·贝尔领衔主演,作为一部精神分裂专题的电影,免不了观影者对剧情反复的咀嚼。

不同于其他的分裂电影,《机械师》主角的人格分裂不表现于自己的身上,他的多重人格是现身于他的幻想之中,基于如此,影片的气氛更偏向于黑暗,同时,也能调动观影者的胃口。

影片讲述了一个人格分裂的机械师摆脱梦魇的故事,特拉沃是一个工作繁忙的机械师,长达一年的失眠令他骨瘦如柴,即使困时小眯一会也会马上醒来,因为心头堆积的秘密,让他的生活陆续出现怪事。

无论是公寓中出现的逐渐完整的神秘纸条,还是突然在他生活中现身的胖子艾文,或是在机场咖啡店中的服务员和她的儿子,这些令他惶恐的谜团将他的生活彻底颠覆。

特拉沃消瘦的脸庞,骨瘦如材的身体,突兀的肋骨给观众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莫大的心里恐惧,在剧情悬疑的基础上增添了一丝怪异和期待。然而在看似烧脑快速的剧情发展的同时,透露着导演妄图诉说的一个简单的问题:人在面对灰暗的过去时,究竟该选择走哪条路。

接近黑白的影像、长短镜头的切换,及压抑的环境铺垫,每一个别有深意的画面都是视觉艺术的体现

导演布拉德·安德森并没有利用剧情来铺垫悬疑的气氛,而是巧妙地运用了更多的镜头语言来完成想要表达的东西。在每一个剧情起伏的高潮都伴随着长短镜头的切换、细节的特写和朦胧的意向,将原本平淡的故事走向引向了一条让每一个观影者都无法忘怀的道路。

而其中诡异的构图,低沉的乌云,昏暗的房间,导演在传递一种颓废的末世情结中采用了旧时摄影的特征,完美的将故事升华到了一个不凡的境界。

故事的主线围绕着主角特拉沃展开,在面对内心复杂的心理暗示矛盾和每天高负荷工作给予的生活压力,他的生活正在一点点地发生变化。

他患有高度的失眠症,已经一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哪怕是在翻书的时候打个盹都会立刻醒来,体重也是在失眠的同时急速下降,就连他工作的小组长塔克都认为他每天精神萎靡是因为吸毒。

电影的开头,导演几乎将镜头全部给在了特拉沃的身上,旋环式的拍摄将特拉沃瘦骨嶙峋的身体以一种强烈的视觉体验直冲向我们的眼睛,再配上周围人的语言,让我们在心里已经潜移默化地建立了一个疑惑的问题: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在工作了一天的特拉沃叼着烟坐在车里正想小眯一会时,一个称自己叫艾文,是来顶替他的工友雷诺斯的胖子趴在了他的车窗前。巧妙的是,在镜头给到艾文的时候,他背后的天乌云密布,昏暗无比,还夹杂着一点点电光,很显然,这位自称艾文的胖子是个重要人物。

影片的悬疑剧情就此开始,每一次的高潮转折都让特拉沃惶恐不已,在询问身边的人时发现根本没有艾文和咖啡厅服务员之后,他甚至怀疑整个世界都在联合起来骗他。

导演没有选择单推剧情使其生动,而是灵活地,反复地运用黑暗风的景物来暗示着特拉沃心里矛盾越来越清晰,这使得每一个画面都极为流畅,让观影者更加专注。

直到最后真相的浮出的时候,映现出一个特拉沃瞪大双眼的特写时,之前所作的剧情铺垫全部绽放开来:一年前特拉沃开车点烟的时候闯了红灯撞死了一个小孩,小孩的母亲正是在他幻觉中出现的那个机场咖啡厅的服务员,在他撞完人后并没有选择承担责任,而是逃逸离去。

在结尾处,特拉沃在陷入逃避之路和救赎之路的抉择时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救赎之路后,他分裂的人格也随之消失。导演用了一连串长短镜头切换回应着开头埋下问题的答案:

在我看来,导演利用多人格在幻觉中出现的形式,诙谐了特拉沃的内心矛盾。再把视角放远一些,纵观全片,艾文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一步一步刺探着特拉沃内心的底线就足以将特拉沃推向奔溃的深渊,这是不是也在喻示着我们,逃避之路的尽头是自我毁灭呢?

你是谁?这句话作为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在影片中反复出现。特拉沃在不停地探寻艾文的身份,这其实也是暗示着他在不断地向自己内心不愿触及的真相记忆靠近。

他想象中的艾文是个胖子,这与自己消瘦的形象形成了对比,预示着真相是自己难以承受的;他幻想艾文是情人的前夫,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把自己所造成的一切错误全部归咎到艾文身上;他甚至还幻想被撞死的小孩是死于癫痫,而小孩的母亲也说不关他的事。

而中间他为了查艾文的车时选择被车撞,也暗示着他内心的自我救赎。每一次幻觉给予他的线索,指引他一步一步靠近真相,这就是穿插在明线中的故事的暗线。

在迷失自我的背后,无论他怎么逃避,他的潜意识是始终残留着那抹无法忘记的真相,每一步的探出都是寻找自我的过程,这也正是导演的高明之处——他用一种慵懒的口吻蓄意制造着线索,引导观众跌入他设的圈套,也因此升华了主题,完成了电影背后的人性的思考。

在我看来,导演在真相大白的时段用戏中戏的方式把故事如同闪电般地重新讲述了一遍,观众在这之中快速的回望,重新体会电影中每一个细节的涵义,也正是如此,观众才会恍然大悟地道,原来这个电影真的不一般。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不知觉地寻找什么,而到底在寻在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只是在生活的旅途中迷失了自己,我们想找回的,也只是那个身处迷途的自己。

How do you wake up from a nightmare if you are not asleep.(如果你睡不着怎样能从噩梦中醒来)

特拉沃的分裂人格并不是只存在于影片中,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会有一个艾尔一般的存在,在我们迷失自我后不断出现暗示着我们内心的愧疚。

在犯错后,我们都会幻想着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者没人发现,甚至会想办法将责任归咎到他人身上,因此,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潜意识里选择走上逃避之路,为了逃避罪责,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但我们并不知道的是,在我们逃避的路途中,我们丢失了最重要的一个东西:自我,或许我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撇清责任,然而最终我们失去的,永远都会比得到的更多。

以失去去换取逃避,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逃避的记忆就好像一把残忍的杀手,它把人慢慢毁灭,甚至不带下一点痕迹,你能逃避过去,但永远都逃避不了潜藏着的记忆,它与你形影相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鞭挞着你,让你在自责中不断地将痛苦放大,最后崩溃。

正如特拉沃一样,他在机场咖啡厅时涣散的眼神,在看见纸条上字时恐惧的延伸,在看着因他而失去手的米勒时不安的眼神,在发现不存在艾文时惊讶的眼神,每一个负面的情绪都在支配着他的心里,而当他自首后,瘫坐在牢房里如释重负,一切逃避都化为了救赎。

《机械师》绝非只是一部单纯的剧情悬疑片,而是在满足了我们视觉和心理的同时,还折射出了现实中我们大部分人对真相,对人格分裂的选择之路。

特拉沃不单单是那个骨瘦如柴的大叔,还是生活中的我们,在习惯逃避之后,我们或许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它们无法挽回,也刻骨铭心在我们心中,这无可厚非。

然而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遇到很多很多的真相,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反复纠结之后,还是去选择那条通向光明的救赎之路。

右上角点击关注我的百家号,不间断更新电影影评、娱评及影单推荐!精彩永不断电!番叔原创,转载请联系我!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联系电话

010-58731596

返回顶部